乔松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一章

   仲春的早晨终归是寒意未散,狭窄的床刚好让两个相拥而眠的人不被冻着。嬴政看着还在睡梦中的人儿,轻手轻脚的起床,帮他掖好被脚。为了不吵醒姬丹,嬴政没有叫别人伺候更衣,而是自己穿上零散在地的衮服,上朝去了,临行前还不忘在那人的额头留上一吻。

      “对,昨天晚上也累着他了,手无缚鸡之力的他,没有晕过去已经很不错了。”想到春宵一刻的嬴政嘴角不禁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,哼着小曲上朝了。

      朝堂之下的大臣们面面相觑,“为什么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君王,为什么,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?难道是昨天献舞的胡姬让大王高兴了?或者是昨天扶苏公子给大王长脸了?”大臣们的心里不禁升起一阵寒意,“这个君王太可怕!圣心难测啊!”

       朝议一结束,嬴政就迫不及待的换下繁重的朝服,一路疾走到那个精致的别院。今天的朝议异常的顺利,结束的宜昌的早,留下一堆表示N脸懵逼的大臣。

       姬丹醒了,只是为来得及束发,仅是用一根朴素的簪子固定起来,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看书,绽放的花,嫩绿的枝叶,一进门的嬴政便看到了这幅宛如画卷般的美景,只可惜自己莽撞未能让这一幕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   姬丹放下书,准备前去行礼。虽说是关系不一般,但自己毕竟是以质子的身份来到秦国的,而嬴政又是君王,礼数不可乱,然而事与愿违,刚站起来的姬丹就感觉到后面钻心的痛。姬丹不是纵欲之人,雌伏于人下更是第一次,加上嬴政昨晚的没收住,姬丹的早晨甚是难熬。

    “哎,你我二人还需这些礼数,生分了,你忘了你昨天在床上是怎么表现的了?嗯?”一步一步的上前,上扬的音调,不安分的手,耳边的吹起让姬丹又红了脸。

    “疼得厉害吗?下次我会轻点的。”

   “你……”姬丹面对这样的嬴政欲辩无言。

      如此美好的画面却被一个人打断。

   “大公子,大公子,您现在不能进去。”太监尖锐的声音提醒着嬴政谁来了。

   “不行,我要见父皇,说好今天看我写的文章的,怎么一下朝就不见人了。”10岁孩童的声音成熟中抹不去稚嫩,尽管接受着帝王之术的教育,可这对于父爱的渴求是每个孩子的天性。

    “是啊,他也要延续香火,我也一样啊。一生一世一双人根本就是天方夜谭。”姬丹心里闪过一丝落寞。对于子嗣,两人默契的选择了忽略,因为大家都知道原因。

    “欸,你就是昨天那个燕国的质子,听说是燕国的太子。久仰久仰。”刚才还在闹情绪的扶苏看到有外人,便摆出一副规矩的模样,明明就是小孩子,还要故作大人模样,看得姬丹硬生生的憋住笑声。

       看到这样的姬丹,嬴政的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,对于子嗣,嬴政曾有一时害怕姬丹顾虑过,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,都相互理解,但嬴政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放不下。

     “这是我大儿子,扶苏。”嬴政向姬丹介绍到。

     “扶苏啊,让人想到那首郑风呢,很美的名字呢,你好,我是燕国的太子丹,你可以叫我丹叔叔,其实我比你父王年龄大呢。”姬丹看着这个小人,心里莫名的喜欢,总觉得哪里和自己挺像的。说罢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那首郑风。

     “诶,你也会唱,我特别小的时候听母妃唱过呢,可好听了。你唱的也好听。”扶苏对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燕国太子出奇的好感,或许是秦国糙汉子太多,这么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姬丹让扶苏一下子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 “母妃啊,阿政一定很重视是吧,不然扶苏这么小就被默认为继承人了,接受着帝王式的教育。我们终究无法永远的在一起。会有各自家室,各自的事业,我又是六国之人…”姬丹不敢再往下想,他怕自己没控制好情绪当场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 一场原本暧昧的调情本扶苏搅黄了,嬴政此时的内心极其不爽,却又找不到理由宣泄。看着眼前的一人一孩,突然让嬴政有了一家三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扶苏和姬丹聊了好一阵子,才想起自己来着的目的。拿出写好的文章,”索性让父王和丹叔叔一起看好了,丹叔叔也是个知识渊博之人呢。刚好可以显示一下我非凡的才能”扶苏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噼啪啪的。

       扶苏还是个孩子,加上母妃常年不在身边,父王有时日理万机、要求严苛,姬丹又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,才来咸阳不久,就被扶苏缠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 不是陪自己玩就是让姬丹给他讲奇闻异事,有时也会在姬丹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小成就,被父王表扬啦、把夫子耍的团团转了啦、自己又有小弟弟啦、今年的花开的特别好想和他一起去看啦之类的琐事。姬丹在秦国为质,不能参与政务,日子倒也过得清闲,有这么一个孩子天天在自己耳边念叨,姬丹倒也不恼。

     说来扶苏也挺辛苦的,母亲见不到,父亲又是无暇顾及,小小的年纪就肩负着秦国的未来,终日以书为伴。这下好,终于有一个能陪自己玩的人了。每日在淳于越那里上完课,扶苏就会立刻跑到姬丹的院子里,一闹就是一下午,知道晚上父王轰他的时候才走。

       嬴政表示很郁闷,自己为了统一大业日理万机,没错;长子没人陪喜欢到姬丹的的住处玩,没错;姬丹喜欢和扶苏打闹,没错,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爽呢。原因很简单,每次想和媳妇亲亲的时候,扶苏总是在旁边,身为父亲,嬴政表示无所谓,反正扶苏也十几岁了,可是,可是姬丹不愿意啊!年近而立的君王第一次吃自家儿砸的醋,还不浅。

       秦国的大臣最近的日子很好过,不知道为什么,以前很难说话的国君最近心情尤其的好,说什么都听得进去,文官武将不禁额手称庆。

     “看,蒙恬将军新给我教的剑术,苏儿舞给丹叔叔看。”说完便有模有样的挥起剑来。

       虽然没有掌握精髓,但对于一个初学者已经是很了不起了。姬丹看得舒心,扶苏挥得开心,但是此时嬴政就十分不高兴了,倚着门框,看着院内的一大一小,寻思着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再这样,寡人的性福生活怎么办啊,阿丹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扶苏占去了,唉,真是亲儿砸诶!不行,一定要把姬丹弄到我的寝宫里,这样扶苏不能随便闯入,我以后上朝也方便。”打定主意的嬴政决定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 “扶苏啊,你看你整天缠着丹叔叔,我让丹叔叔搬到我的殿可好,那里地方大,环境更好。”

     “不行,搬到你的宫殿再找丹叔叔玩就不自在了。”扶苏一脸坚决。

       ”呃…这…你看你,每天都占用丹叔叔的时间,有时间复习你的功课吗?蒙恬将军交给你的剑术有好好练习吗?丹叔叔也有自己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”扶苏还是不肯妥协。

      “再可是让你把孙子兵法默写一遍,错一个字一个月不许见丹叔叔。”嬴政显然不准备和扶苏好好商量。

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扶苏答应的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  “你看你,这里其实挺好的,不搬也可以的。”一旁的姬丹发话了。

      “我不方便,还是你希望我在这把你就地正法了,嗯!”嬴政的话让人不能违抗,姬丹知道,他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 “好好好,扶苏乖,以后还能见到我啊,我也有我的事情,不委屈了。”姬丹一脸愧疚的安慰着憋着嘴的扶苏。

      “一言为定,我还是要每天找你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 从此嬴政和姬丹过起了无忧无虑的性福的二人生活。虽说“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”,但嬴政作为一个胸怀大志的君王,早朝还是乖乖上的。
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