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三章

       这天,姬丹远远的就看见赵政在角落里蜷缩着。因为在邯郸的遭遇,略显单薄的身体微微的颤抖。姬丹走上前,赵政却头也不抬一把推开了他,“你走开!”带着哭腔的语气里满是愤怒。

       姬丹没想到他的力气竟会这样大,向后趔趄。“这恐怕是家族遗传吧”想到秦武王嬴荡的事迹后姬丹这样猜到,当然关于他的力气之大也曾让姬丹十分苦恼,当然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   赵政不想让姬丹看到懦弱的自己,不想被一个只大自己几岁的人同情、安慰,他想变得强大,他不允许自己弱小。

       姬丹没有言语,只是上前从后面默默拥住了眼前的赵政,将头放在他微颤的肩膀上,将怀里的温度传递给他。

       背后传来的温度让赵政想到了曾经母亲的怀抱。可现在除了姬丹,已经没有人会给他这样的温暖。想到自己在邯郸收到的打骂,侮辱,加上刚才那群人对自己的态度、母亲的隐忍、自己身世的疑虑,鼻头又是一酸,反过身去回应了那个温暖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 他讨厌欺骗,讨厌背叛,讨厌被说成私生子。刚刚那些赵国的氏族又在拿自己的身世开玩笑,自己才一气之下不顾他人的眼光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 “阿丹,他们都嘲笑我,都看不起我,呜呜…”赵政努力克制着自己想嚎啕大哭的冲动,努力使自己不那么呜咽。“明明我也是秦国的皇族,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对待我,就因为我的父王对我不管不顾吗?就因为我的父王不是那么的强大吗?”赵政在姬丹的怀里抱怨着。

     “这本就是个强食弱肉的时代,只有自己变得足够强大,才有立足之处。”姬丹顿了顿“你看,我还是燕国的太子,不也一样被当做质子,过着被人们藐视的生活”姬丹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凄凉。质子、太子,两个矛盾的称呼,让姬丹很是厌烦。

       姬丹的生活并不是很好,过着漂泊流离的日子,漠不关心的父王,可他依然努力着让自己变得强大,依然尊敬着自己的父王,因为他是太子,他的未来,担负着整个燕国,他爱燕国的人民,爱自己的父亲,尽管身为太子的自己被当做质子辗转各国。

       赵政看着眼前的姬丹。心中慢慢升起一种敬意,一种肯定,一种坚定的信念。他回到住处后便被那个看起来美丽光鲜的母亲斥责了一顿,因为他在赵国氏族面前不礼貌的表现。

     赵政的夜晚在屋外度过,他惊讶的发现姬丹就在外面。

     “唉,在赵国氏族的宴席上闹情绪,他的母亲一定不会给她好脸色看的,我还是去陪陪他吧”姬丹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比自己小一些的秦国公子,“或许是同病相怜吧。”于是在准备睡觉时走上了去赵政住处的道路。姬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孩子关心过头了。

       原本只是打算看一眼就回去,结果却演变成两个人一起坐在台阶上欣赏着秋日的夜景。天空出奇的透彻,幽邃的墨蓝衬托着时而闪烁的荧蓝,。距离两人的初遇已过去了四年,眼前的赵政没有了处于是的软弱,渐渐成熟的脸上多了份英气,棱角分明,双眼炯炯有神,虽然还带着些稚气,但不难看出今后的气宇非凡。姬丹一如既往的温和,总是笑眯眯的,但赵政知道他的内心藏之巨大的坚毅。

       诡异的沉默后,赵政冷不丁的凑近姬丹,望着眼前的姬丹,才发现近看这人竟是生得如此好看,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,月光下更显得白的皮肤,因为突然的惊吓微张的嘴。赵政鬼使神差的亲啄了一口。留下了一脸懵你姬丹。

     “你,你…”平日里滔滔不绝的姬丹此时竟然结巴了。

     “以前娘亲告诉我,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时,这样就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。”赵政一脸无辜的说着。其实他自己也不知怎么了,就是想亲下去而已。这是赵政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不带一丝杂念的吻。

     “可我是男孩子,你怎么能…能…”若是白天,一定能看到一只满脸通红的姬丹。

     “阿丹,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,几辈子都要。娘亲说如果遇到一个想一直待在一起的人时,就可以娶她。我 --”赵政激动的话被姬丹打断“我是男孩子!”“
”可我娘亲没说不能娶男孩子啊。我不管,我就要娶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姬丹一脸黑线。可他明明感受到在赵政说要一辈子的时候自己心中的那份暖流,那份想要答应的冲动。

     “阿政,这不可能,我们是两个国家的人,以后定会兵戎相见。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。”姬丹的声音听不出来情绪,可赵政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失落。

     “阿政,现在七国争霸,局势动荡,硝烟四起,没有人会在乎所谓的一辈子,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姬丹说得对,那是的局势容不得儿女情长,一个要统一七国的帝王不该有这种弱点。只是那时的孩童并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 “我不,现在我们不就在一起吗?“我要统一天下,这样我们就是一国的人了。活命,我现在可是习武之人,那些人打不死我的。”赵政的语气充满了得意。于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就在夜色下打闹起来。直至午夜,赵政才和姬丹挤在一张床上睡着了。这或许是赵政记事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。

     “统一天下吗,挺好。”姬丹望着身边熟睡的脸,轻轻地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 秋日的早晨微冷,姬丹就是被冻醒的,看着被旁边赵政拉走的被子,姬丹无奈的摇摇头,给他压好被角,披上外衣出去练武。

       少了旁边的温度,赵政一会也醒来了看到院子里练武的姬丹,一时间竟被那潇洒的身影迷住了。张扬,流畅,带着戾气的身影,如此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 “阿丹,练得不错啊,要不切磋切磋。”话没说完上去就是一拳,不料被姬丹躲开了。

       一阵嬉闹后,赵政才发现自己的早餐前途未卜,于是只能乖乖的跟着姬丹去他那里吃饭。

     “太子殿下,您终于回来了。诶,这位是…”

     “哦,他是秦国的公子…”

     “原来太子殿下整日念叨的人就是…唔…”姬丹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侍女的嘴,朝屋外望了望那个左顾右盼的人。

    “刚才发生了什么,怎么你脸红了,冻着了?赶紧进里屋吧。”
侍女准备了简单的饭菜,赵正吃得津津有味“这粥真好喝,以后还想喝。”

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以后想来,随时欢迎。”姬丹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宠溺。于是赵政以后的早饭就都有着落了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