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皇城根下长大的,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十章

      秦国的大臣们看不懂这年轻的君王,一个小小燕国的质子,为何要用这九宾之礼相迎,甚至还举办了一场只有贵族权臣才能参与的酒宴。

      平时不怒自威的君王甚至漏出了比天塌下来还要不可思议的微笑,身着暗红的衮服,好像迎亲一样。重臣们疑惑,却没有人敢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   姬丹本就不胜酒力,几杯下去就已经是昏昏沉沉。看着座前呼风唤雨的君王,内心竟然升起许些慰,“那孩子,终于长大了,没有辜负祖辈的期望,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国君。”

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姬丹想起了而是的承诺“阿丹,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,几辈子都要。”;“阿丹,等我,等我带你看着世间最美的风景。”;“阿丹…”

      有多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,但是他的名字,可除了嬴政,没有人这样叫他,更多的时候是“太子殿下”或是“燕国太子”,是啊,他始终是众人眼里的太子,只有在嬴政这里,他才是丹,一个没有任何世俗利益的人。

       看着看着,本就有些醉的姬丹竟然痴了,以前稍微一个挑逗的眼神就会脸红的姬丹,此时正光明正大的和上面不可一世君王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 姬丹的住处很是别致,拥有者独特的燕国风格,可细看竟能看出赵国的影子,嬴政终究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   以身体不适为由,姬丹在酒宴还未结束时就离开了,吹着秦国的风,看着陌生的建筑风格,酒也醒了一些,看着园中的梅树,竟想起来那是邯郸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气息的熟悉,平时敏锐的姬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。雄厚的男性独有的味道占满了鼻腔,下一秒,姬丹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 宽厚的肩膀,沉重的鼻息,有力的心跳,分不清是谁身上的酒味,一时让人沉醉其中。或许是燕国的冬天过于寒冷,姬丹对着拥抱有着别样的依赖,不忍挣脱。

       姬丹的似乎触到了一丝柔软,定睛一看竟是一件正红的纱质长袍,嬴政慢慢的将它穿在姬丹的身上,温柔至极,像是对待至宝一般,生怕弄坏了什么。白色的衣服外,红袍显得更加夺目,甚至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,可姬丹源自骨子里的清傲却让这分妖艳变得纯净神圣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 “阿丹,我终于见带你了!”嬴政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颤抖,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 “丹,这是我给你的嫁衣。”姬丹细看,才发觉嬴政身上的衮服的纹样竟与这长袍一模一样,甚至同样绣着龙纹。“你喜欢吗?丹。”

    “他还记得,真的记得,他还是以前的阿政,我等着的那个阿政。”姬丹心里不免兴奋起来,这些年,他听到不少关于嬴政暴虐的流言蜚语,在这一刻,统统粉碎。

    “嗯,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 两个人的脸越凑越近,知道看到对方的瞳孔里只映着自己,鼻尖相碰,呼出的紊乱气息气在两人的身体间流窜。分不清是谁先吻上谁,异常激烈的“撕咬”展开了。隐隐的水声混合着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 “唔唔……嗯……”唇间牵出引人遐想的银丝后,又深深的吻了回去,迷离间姬丹微微睁开略带情欲的眼睛,换来的是更加粗暴的,带有进攻性的一吻。

       直到姬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,嬴政才放开了眼前人的唇。那一吻,诉说着15年的思念,诉说着15年的期盼……

       嬴政没有给姬丹多余的呼吸时间,有一个深深的吻压了上去,酒精作用下的姬丹大胆的回应着这个迟到十余年的吻。

    “丹,我想要你。”嬴政的声音浑厚磁性略带沙哑,煞是令人沉迷。

    “好……”脸带潮红的姬丹没有犹豫,却因为羞涩将这个字的音拖得很长。

       繁重的衮服被嬴政粗暴的扯下,刚穿在姬丹身上的红衣也是白穿了,两个身影在烛光的映衬下跌在了有些狭窄的床上……一室春光……烛火中两具身体纠缠不清……

     “阿政,我,想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 “阿政,以后别再让我等了,好吗?真的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会了,丹……不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