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九章

      嬴政已经及冠,而吕不韦和赵太后却迟迟不肯归还大权,他的权力还没有享受够,他还不想就这样将最大权力交给嬴政。

       而此时赵太后已经为嫪毐剩下了一个儿子,嫪毐的实力也刚刚起步,正有崛起之势。太后需要这份权力。而嬴政同样渴望着这份权力。

       此时嬴政与吕不韦的关系已经是水深火热,即使他是仲父的身份。

     “仲父已经变了,母亲也去了遥远的雍城,我似乎只有你了,阿丹…”夜晚惊醒的国君不知为何突然醒来,或许是梦见的邯郸的过往,这些天对赵国的讨伐已经提上议程,不知为何,原本自己最痛恨的邯郸,竟然还能让他有一丝的怀念,“因为那些年你的陪吧。”望着漆黑的夜空,“你现在还好吗?是啊,你是一个优秀的太子,你的国民一定很崇敬你。你那么优秀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同年,嫪毐凭借这赵太后的势力被封为长信侯,以山阳郡为食邑,以河西太原郡为封地,势力逐渐强大起来,门客甚至一度超过千人,就连卫尉,内史这样的高官都曾归顺与他。与吕不韦形成两个相互抗衡的集团。甚至在一次醉酒后声称是嬴政的“假父”,权力之大,不得而知。而嬴政又岂会容得这种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38年,秦王政9年,四月,22岁的嬴政终于迎来了他的加冠之礼。这场原本应该举国欢庆的加冠礼却因为嫪毐而变成了一场腥风血雨。史称蕲年宫之变。

       隆重的庆典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就开始了。昔日平静的雍城因为典礼而变得异常热闹。身着衮服的帝王终于要拿到他期盼已久的政权。

       佩剑,加冠,十二旒遮住了帝王阴晴不定的眼,走上宫阶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转身,锐利的眼睛在冠冕之后审视着他的臣子们,接受着来自七国的朝拜。

     “丹,我终于亲政了,我的权利,我的一切,不容他人染指!现在的的我在朝中的势力还不够稳固,等我拿到绝对的权势,一定接你,等我……”意气风发的君王将手中的剑不禁攥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   而此时的嫪毐却坐如针毡,嬴政的亲政意味着自己的权势受到了严重的威胁,而自己此时又是有重臣的支持,反叛的欲望愈加强烈。

       嬴政的加冕礼在雍城,此时的咸阳人去城空,正是发动政变的绝好的时机。嬴政在雍城的加冠礼尚未结束,长信侯嫪毐在咸阳的行为被发觉,于是私自使用秦王和太后的印玺,调动咸阳的军队、骑兵部队、宫廷警卫的人员以及自己的门客,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,进攻蕲年宫。

       嫪毐的自以为是铸就了他的失败,在吕不韦、昌平君等人镇压下,嫪毐被活捉。赵太后以及吕相的事情也随之败露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,仲父,母后,本是我最亲近的人,曾经那样照顾我的人,为什么!为什么会背叛我!为什么!”嬴政很生气,他的母亲和别人有染,甚至还给自己添了两个异父的弟弟,还有那个可憎可笑的“假父”。嬴政一向很注重所谓的贞操,如此之人,无异于叛徒,他要的是绝对的服从,绝对的忠诚,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   吕不韦因为是有过大功之人,加之有多人求情,只是免了职,流放蜀地,吕不韦为了自己的尊严,饮鸩自杀。而太后则被软禁,若不是茅焦的劝阻以及嬴政一心想要的天下,赵太后将会在冷宫中度过她的余生。嫪毐处以死刑,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   自此,曾经掌控大权之人已被全权消灭,在无人能阻碍嬴政拥有绝对的权力。

    “丹,再等等,我马上就能接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公元前233年,秦王政14年。初掌大权嬴政再一次发起了对赵国的攻讨,他恨这个国家,恨得深入骨髓,却永远忘不了邯郸。

      樊於期被任命为大将军,可面对赵国名将武安君李牧,以及对成蟜的愧疚,秦兵损失惨重,大败,樊於期不敢回秦国,逃到了燕国,寻求太子丹的庇护,并被拜为上将军。

    “什么,樊於期去了燕国,竟然去投奔燕太子丹!”当嬴政得知樊於期的消息时几乎要把前来汇报消息的人掐死。

    “樊於期!”嬴政念这个名字的时候音基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双拳紧握,“樊於期那人,必须死!”

    “传朕令,樊於期宗族之人统统斩首,捉拿樊於期者,金千斤,邑万家!”这或许是嬴政唯一的一次下达灭族的命令,嬴政没有意识到,在面对太子丹的事上,自己总会失去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控能力。

       秦国的军队对天下一步步的吞噬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32年,秦王政15年,燕国求和,派皇室贵族入秦为质,而嬴政点名要燕太子为质。

     “父王,儿臣愿意为两国交好入秦为质。”姬丹一字一字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 “阿政,来接我吗?还是仅仅是政治手段?”姬丹不知道嬴政是否还记得当年的承诺,毕竟今非昔比,那人已是高高在上的秦王,有席卷六国之势的秦国的最高统治者。姬丹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姬丹没有意识到,自己的心里有那么一丝的期待。

      肃穆庄严的咸阳宫,气势恢宏的前殿,黑色、黄色、红色交织出令人敬畏发怵的纹样,隆重的九宾之礼,高高在上的君王,衮服上精致的刺绣,十二旒后揣摩不定的眼神,腰间的长剑,肃立的臣子,一切看起来那样的神圣,犹如一场精心的祭礼,欢迎着他的主角。

      嬴政隐藏在十二旒后的眼睛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罕有的珍惜,仿佛在看一个失而复得的宠物,“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,只要你在这咸阳宫中,我就能护你周全!”嬴政心中按捺不住的窃喜。

     “燕太子丹拜见王上,今以质子身份换两国和平。”一提到质子,姬丹的内心就没由来的寞。”

       对,当年的他们同样身为质子,而此时年幼的孩童已是可望不可即的君王。不知那年的承诺,他可还记得?

       姬丹不敢去猜测此时嬴政的内心,他害怕得到一个让自己痛彻心扉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 嬴政很激动,恨不得立刻上前拥住眼前的人,让他再也不能逃离自己。可他是秦国的君王,此时的他在殿上,而他在殿下,只能远远的看到一抹纯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 “他还是那样喜欢素色,我的丹,你……不会变的!”


(乔松最近军训,只能晚上发文,时间不定,好像从来就没有定过╰(  ̄﹏ ̄)╯说不定不能日更了,不过乔松会努力日更的,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!)

评论(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