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八章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40年,秦王政7年,吕不韦下令攻打山东五国派蒙骜和张唐率领五万大军讨伐赵国,三天后命令十七岁的成蟜和樊於期率领五万大军后继。

       十万大军在尧山打得十分激烈,秦军迟迟不胜。蒙骜催促着成蟜的五万大军,而十七岁的成蟜不谙军务,只能找樊於期商议。

       樊於期一向讨厌吕不韦的纳妾盗国之事,便趁机对成蟜说“现在的国君并非是先皇的亲生骨肉,你才是正统的继承人,你应当拿回你的一切!”樊於期说的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   还“揭露”说吕不韦这次派他出兵的真正目的是想借机除掉他。并向成蟜献策“如今蒙骜的军队困于赵国,此时如果将此事传出去,国人一定会拥护你为国君的。如今这一仗赵国得胜在望,我们应该联合国。”

       樊於期妄图爬得更高,成蟜就是最好的工具,一旦他登王位,自己的地位也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更何况成蟜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主见的孩子。

     “长安君,请您快些定夺吧!”樊於期意向坚定.

     “可王兄他……”成蟜很犹豫,毕竟国君的位置上是他的王兄。

     “你管他干什么,他是不是你王兄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 “可他也是我王兄啊!王兄那么有能力一定会击退赵国的。” 成蟜后半段的话说得很轻。

     “是的,王兄很有能力,一直压制着我,人们只会在意王兄而不在意我,可是…可是…他是王兄啊,那个唯一在乎过自己的人,更何况,王兄还在等那人,若是我登上了王位,王兄怎么保护那人呢,我怎么忍心看到他伤的心呢。”

      见成蟜不答应,樊於期心想,“果然还是太懦弱了。看来让他自己答应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在樊於期的强压下,成蟜叛秦降赵,同时,樊於期起草檄文并传播出去。张唐得知成蟜反叛,立即奔往咸阳将檄文交给嬴政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,长安君反叛!成蟜你!…你竟然敢反叛!”嬴政十分震怒,当即召吕不韦计议,派十万大军前去镇压叛乱。

      “成蟜,为什么连你也…也背叛了我!为什么,我们不是兄弟吗?为什么?”嬴政很愤怒,非常愤怒,他这辈子最容不下的就是背叛和欺骗,以及对他的藐视。

       成蟜归降了赵国,被赵悼襄王封于饶,同年,蒙骜将军战死。

     “什么!成蟜生死不明!这人无论如何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反叛我的人…哼!”

    “属下得知,这次的行动樊於期涉嫌谋划。”

    “有确切证据吗?”嬴政冰冷的声线听不出感情。

    “没有。”侍卫的声音有些畏惧,低下了头。

    “毕竟他是将军,留着还有用!”说完便让侍卫退下了,皱眉深思。

       成蟜自刎了,在异国他乡,他不能接受自己反叛王兄的事实,即使是被迫的。“对不起,王兄,让你生气了。王兄,那你知不知道我也想叫你一声阿政,可是,你从来都只在意那个人,明明这些年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,王兄,阿政,再见了,但愿来世我不再是你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  成蟜死了,死在了赵国,而嬴政心里却只剩下恨。就在这一年,一场密谋正悄无声息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39年,秦王政8年,嬴政及冠。成人的路总是不太平

       华阳太后总是对嬴政有些难以置信的偏爱,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,总是对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格外疼爱。

     “成矯再怎么是你弟弟,他和你那么亲近,你怎么能出兵呢!”华阳太后一直觉得嬴政是一个能安邦定国的文君,竟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 “他是你唯一的弟弟,现在他生死未卜,你……你!”华阳太后的声音有些颤抖。而嬴政确实面无表情“他背叛了秦国,背叛了我。无论起因如何,我只看到了这个结果。”说完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 对,他总是这样子,只要结果不论过程。一样的结果,他从来都不介意过程的利弊。

      就像建立秦帝国一样,为了达到繁盛,不计后果,为了不让自己建立起的帝国崩塌,服用丹药;为了保护太子丹,不惜一切代价追捕;为了尽快统一六国之人,焚百家之言……

     “丹,就连一起读书习武的弟弟都会背叛我,你……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!你答应过等我的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