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五章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47年,秦王政元年,这个13岁的孩子肩负起了大秦的未来。

      十三岁的孩子,即使胸怀大志,却终究只是个未及冠的孩子。赵太后、吕不韦的权力将凌驾于他之上。作为一个刚上位的傀儡国君,嬴政非常的不满,可是他此时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 看着大臣与仲父商讨国事,看着仲父一次次进入母后的宫殿商议正事,而自己只是被当做摆设一般的存在。一个只有象征性的国君,嬴政不想做。他要的是坐拥天下,他要的是六国的臣服。

       而此时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养精蓄锐,发奋读书习武,等他及冠拿回权力之时,让那些人臣服。

       年幼的秦王其实并不孤独,和他一起学习的还有一个看起来比他略小的弟弟。嬴姓,名成蟜,封号长安君。那似乎是他在秦国唯一的弟弟。

      “成蟜啊,你知不知道燕国啊,听说那里很美。”嬴政一脸向往的说着。

      “皇兄若是想看,就请来日攻下燕国,归为己有,慢慢欣赏。” 成蟜对于这位皇兄还是十分敬畏的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吗?攻下的话,他会不高兴的。”嬴政好像明白为什么那天自己说要统一天下时姬丹脸上的落寞了,“兵戎相见吗?”嬴政心里猛地一痛,“说好要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靠,那小子的竟然不是舍不得我!”嬴政一没忍住就骂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 “王兄你在说什么?” 成蟜一脸懵逼望着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兄,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好好练你的剑,来,和我切磋两把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 “请王兄赐教!” 成蟜规规矩矩的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阵刀剑乱舞,成蟜早就累得喘不上气,可他心里很奇怪,“虽然说皇兄的剑法十分出色,可为什么总感觉今天怪怪的,不像以前用的招式,致人于死地?” 成蟜以为那只是王兄想换换招式打打。

       而嬴政却是满脑子的兵戎相见,刚才和成蟜过招时,总能想象到如果这是在战场上和姬丹对战,不由得就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   过完招,嬴政一脸郁闷的在旁边休息。成蟜见状上前说“王兄,新换的招式本来就不容易操作,你打成这样很不错了。嬴政并没有听成蟜在说什么。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如何不让姬丹上战场。

       这年冬天,秦国的天气一无既往的冷,穿着狐裘大衣的嬴政看着窗外的梅花,突然怀念起那年的郑风。

     “对!质子!”如果姬丹作为质子,就不可能领兵打仗,就不可能受伤,他只需要在宫中待着,看我完成统一大业就好!没有马革裹尸,没有尔虞我诈,那样干净的人就应该在太平盛世,而不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受苦。

       如果他在秦国为质,那不就是能和我天天在一起,待我横扫了六国,就给他一个独一无二、至高无上的位置,一个和我平起平坐的位置,和我一起巡游九州四海!

      可他是燕国太子啊?不不不,六国统一,都是一家人,还分什么燕国秦国的。嬴政很开心,他觉得自己的统一大业正确无比,觉得自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信心,觉得此时的自己充满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 此后的时间里,他倍加努力,为的就是在他掌管大权后有能力横扫六国一统天下。“丹,等我。等我和你一起君临天下!”

       秦国的统一大业一步步推进,而此时的嬴政还不知道,甘泉宫中迎来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“太监”,正是这个太监,在嬴政的加冕大礼上又一次引发了一场不可磨灭的动乱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