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皇城根下长大的,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

洪流(政丹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章

      十岁的孩子总归有些闹腾,这不,下午看完兵书就要爬树摘果子。还非要姬丹一起。“阿丹,快来啊,那古书典籍有什么好看的,快点快点”赵政边嚷嚷边爬树。

     “我还是在下面吧,万一你摔下来,我还能接着你。”姬丹微微笑着,站在树下,望着那人。

      “切,你肯定是害怕,哼,胆小鬼,朕就迁就你一下,一会的果子分你一些。”说完不忘朝下面的姬丹投来王之藐视的眼神,顺便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 这一扮的结果就是赵政华丽丽的从树上掉了下来。幸亏姬丹在下面接着,不至于受伤。可这姿势……姬丹接住了从树上掉下来的赵政,多谢引力爸爸,让赵政和姬丹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 看着身下有些吃痛的姬丹,赵政上去就是一口,完了还趴在姬丹的身上,边往他耳边吹气边说“疼的疼厉害吗?来,我亲亲就不痛了。”说完还漏出一脸天真无邪的笑,明显不还好意。

      “不,不,不疼了”刚才那一口,让姬丹的脸色看起来像只熟透的大虾。“屁话,我现在屁股疼得要死,这死孩子看着不重,掉下来真让人烦。还敢偷亲本太子,艹,老子迟早要亲回来。 ”姬旦心里默默的骂着。

     “说好我的果子呢?”姬丹一脸嫌弃的看着小人得志的赵政。

     “诶,我说过吗?阿丹你听错了吧,呵…呵…”赵政装出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 “啧,你…”姬丹欲辩无言。不知为何,一向以口才闻名的姬丹在面对赵政是总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 “嘿嘿!”说完赵政又把头在姬丹的脖颈处蹭了蹭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两人就在地上嬉闹起来。

     “阿政,你不继续读你的兵书吗?被你仲父发现你偷懒可就死定了”姬丹有些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 “别跟我提那个人,不就当了丞相嘛,不就封了个文信侯嘛,一天天有什么了不起的,明明我爹才是国君,他一天天面子比谁都大。你知道他上次看我娘跳舞的眼神了吗?那个老东西。”赵政的语气有些愤怒,但还是乖乖看兵书了,对于吕不韦,赵政多少是有些顾虑的。

       毕竟没有那人,子楚也不会成为国君,自己也没有继承王位的机会。亦不会拥有一个如此精明的老师。
吕不韦只是一介商人,却深知“立祖定国之赢,无数”,他选择了在赵国为质的异人,选择了这个奇货可居的异人。

       如今秦昭襄王过世,在位时间太久的嬴稷熬死了太子,可怜的二儿子嬴柱在加冕三天后就过世了。公元前249年庄襄王元年,吕不韦做了丞相,做了嬴政的仲父,嬴政也成为了太子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47年,秦庄襄王驾崩,在位3年,13岁的嬴政回秦,继承王位。

      “阿丹,你说我要是坐了这天下共主,是不是就没有人能欺负我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”

      “那阿政还要努力,我想要统一六国,拥有着天下,到时候就在也没人欺负我们了。”嬴政的脸上满是是自豪,“到时候一定让你陪在我身边,没有人能阻碍我们一辈子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 姬丹没有回答,他只是意识到了一件事情“阿政要这天下,这是他的梦想。天下需要统一,这是历史必然。可我是燕国的太子,我有我的国家啊!我们,终究还是会兵戎相见的。”

       看着姬丹满脸的落寞,嬴政说“怎么,我要回秦国了,你舍不得了?放心,等我有了权力,我一定会接你的,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,我还要和你一起看遍这九州四海。别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姬丹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个即将启程回秦国即位的嬴政,说不出的高兴,说不出的痛苦,“好,我等你。”姬丹的声音里有些哽咽,“只希望那天来临,我能死在你的剑下。”姬丹想,这恐怕就是自己最后的愿望了吧。

      “恭送秦王殿下”姬丹标准的行礼。

      “诶,叫我阿政,我喜欢这个称呼。等我,等我带你看着世间最美的风景,我的狡童……。”说完嬴政趁四周无人注意,偷亲了一口,然后喜滋滋的上了轿子,启程回秦。

       留下原地的姬丹,摸着被嬴政亲过的地方,神情落寞,“等你回来吗?看你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,并吞八荒,和你一起巡游万里神州吗?我也希望啊,可是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姬丹是太子,他有他的国,即使等他,也绝不会将自己的国家拱手让人,他做不到投降臣服,他的骨子里是不服输的倔强,即使他也爱他。

       昔日的少年回到了秦国,拥有宏图大志的少年必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,而他甘愿做这宏伟目标的牺牲品。

时有芳华 错顾季候

幽幽盛放 绽于早春

觉之蒙惘 其心不悔

即使散落 岁无虚度

至少 葬在苍穹 化作微风

终能 跨越季节 结果成实

呜呼 心是心 花幻花

问之何处凋零 且求清风回允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