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松

洪流(政丹文历史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
      虽是秦国皇室的血脉,可与身为舞姬的母亲生活在异国他乡,自是处处遭人欺负。小小的孩童总是一脸的倔强,从不低头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57年,秦昭王50年王龁围攻邯郸,子楚性命堪忧,和吕不韦密谋逃回秦国,可怜了赵姬和他年幼的儿子,赵姬带着儿子隐藏起来,改名赵政。

       公元前256年,秦昭王51年,三岁的他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哥哥,总是会笑眯眯的递给饥肠辘辘的自己一些食物,在他遇人欺负时上前阻挡,给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自己披上一件并不是很暖和衣服。母亲总是忙着在邯郸周旋,为那些达官贵人跳舞,为自己赢得一个较为安定的生活环境,常常不在身边,这位温和的哥哥便是继母亲之后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。

       三岁的孩子开始学习写字,无奈于家庭条件的限制,没有亲人来教赵政这些东西。赵政每天无事便会捡起一根木棍在地上涂鸦式的练习写字。母亲曾在某一个难得晚上教过自己如何书写自己的名字。他知道“嬴政”二字如何认,只可惜还不会写。于是便捡来木棍,企图还原那晚昏暗光线下的字的模样,可是许久都不成功。

       这天,吃过简陋午饭的赵政又在那颗柳树下画着自己的名字。仲春的柳枝纤细柔软,柳叶茂密又不显暗淡,暖暖的春风轻抚过脸庞,让赵政感受到一阵阵惬意,完全没有意识到背后的来人。

     “喂,小子,这棵柳树是我们占的,你要在这底下休息,可是要经过我的同意的!”四岁的赵政在这些年龄略大的男孩子面前显得更加单薄,可他并没有让步,而是略仰起头,狠狠地瞪着这群朝他喊叫的小鬼。

    “哼,我们现在要在这树下玩,你快点让开”男孩们显然有些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  赵政却未做出任何让步。

      男孩子们不耐烦了“喂,你这小子还会瞪人!一个没人要的质子而已!走,让他明白明白事理!”说完抡起拳头就要收拾一下不听话的赵政。

      拳头还没抡下,不料被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男孩子截住了,刚要还手,不料躲开了。

     “你们凭什么说这树是你们的,春天肆意的折断柳枝玩耍,夏天爬上树枝,不小心掉下来就拿树来发泄,用匕首一次又一次在树干上刻下深深的痕迹,你们就是这样爱护自己的东西的?”这个看起来比那帮人不知温和多少倍的男孩子静静的说着。

     “这树是我们先占的,就是我们的!”一个男孩子反驳道。

    “论最先占有,这树下的泥土可比你们早多了,你们让它同意了吗?你们怎么没有受到土地的教训?”依旧是不紧不慢,甚至语气里还有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  男孩想要在争论下去,却被旁边的小孩拉住了“别跟他争了,他是燕国的太子。”太子怎么了,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比我们多读些书吗!还不是被作为质子,哼,我们走”说完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 那个温和男孩儿没有再说话,表情似乎有些僵硬,略带些愤怒,拳头在长衫的袖子下攥的很紧。

     “太子?怎么太子也会做质子?”赵政表示很是疑惑,“我原以为只有像我父亲那样不受宠的公子才会做质子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燕国的太子丹,姬姓”那人向赵政伸出了手,看起来那么温暖。

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赵政,秦国的公子。”赵政同样伸出了手,少了些许敌意。

     “秦国的公子啊,想来现在秦国的国君嬴稷曾也是燕国的质子,现在不也是称霸七国,这小子果然是继承了秦国的血脉,那眼神定不非凡啊。”太子丹看着眼前三岁的孩童想到。

     “你叫赵政啊,刚才是在写自己的名字吗?”姬丹看了看地上扭曲的线条,“嬴政啊,秦国的皇族呢,他又说自己是赵政。”姬丹明白了什么,然后很没礼貌的笑了起来“哈哈哈哈,你这是在写字!明明就是在画字!”

     捂着肚子的姿势引起了赵政的极度不满“你管得着吗?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可还是不禁在心里感叹道,“这人笑起来真好看。很温暖”

      那一刻,似乎有什么东西下心中埋下了种子…

     “来,我教你如何写字。”姬丹握住赵政拿着木棍的手,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。赵——政——“嗯,这样写名字才像话嘛。”说完还露出极为嘚瑟的神情。看的赵政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   可当他看到姬丹书写秦篆是,赵政愣了神。在这里,除了母亲那次写给他的名字,没有人再会用这种文字书写。

       赵政抬起头看着身边的这位,白皙的皮肤,修长的身段,一身素雅的长衫,阳光透过树叶打在他的脸上留下斑驳的阴影,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静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眉宇间却又透着英气与倔强。微微上扬的嘴角让嬴政心里不禁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  “诶,我脸上有东西?”姬丹抹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  “嗯……没有,刚一只虫子飞过去了。丹哥哥写的字真好看。”赵政装作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”

      “树底下有虫子很正常。用心学你的字。秦篆很漂亮呢,比那些结构凌乱简易的六国文字好看很多呢。你说是吧。”唉,如此战火,六国百姓…”姬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 赵政根本就没听姬丹在说什么,轻咬嘴唇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写好的文字。心里却是在回想着刚才那惊讶的一幕。

      从此,姬丹就担任起了私人先生的职务,每天午饭后教这个小家伙读书,说来,有时在那棵初遇的柳树下,有时在河边的草地上,有时在下着雨的屋檐下,以树枝为笔,以沙土为纸,姬丹一字一字的写着,一句一句的教着。赵政学得很快,这也让姬丹颇感自豪。
次年冬天,姬丹教给赵政一首郑风。

     “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不见子都,乃见狂且。 山有乔松,隰有游龙,不见子充,乃见狡童。”

       赵正看着眼前的人唱着这首郑风,大雪过后,天空出奇的明朗,站在雪中披着白色披风的人放佛是来自天外,赵政看痴了。“狡童吗?”

       思考的片刻,脖间突然一凉,随后便是雪水划过后背的触感。姬丹唱完了郑风后,却看见赵政在愣神,以为他没有听自己的,于是赌气般的拿雪球塞进他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  被这么一激,赵政也忘了刚才的失神,抓起一把雪就往姬丹脸上糊。

      于是诗经的教学俨然变成了一场雪中追逐。盛开的梅花间,两个身影交相呼应。时不时传来阵阵笑声……
多年后的嬴政想来自己讨厌冬天,或许因为那人的生命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的冬日里,可偏偏冬日又有那样美好的回忆。








本人萌新一枚,第一次写文,还望大家多多支持,萌这对很久了。
本人纯理科生一枚,各位历史大神要是找到错误,务必私信我(QQ644545373)emmm...政丹文看得多了,要是哪位太太觉得有抄袭(那一定是你写的太好了,让我记忆犹新,挥之不去)还请见谅(应该不会有吧,毕竟我写文期间没有抄任何一位的,会有相同的梗我也说不来,总之要有冒犯还请见谅。)

评论(2)

热度(10)